子欣小说网 > 王爷太难混 > 第1103章 跟耶律齐达成共识的龙无涯 联合墨斐为哪般 竹子岭冲突起

第1103章 跟耶律齐达成共识的龙无涯 联合墨斐为哪般 竹子岭冲突起

推荐阅读: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

一秒记住【子欣小说网 www.hzwhj.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跟北辰玄玥不欢而散后,耶律齐本打算直接前往东苑,但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眼下北辰梵音还没‘归位’,耶律齐也不想引起外界太多的关注,为了保险起见,北辰帝后来还是委屈自己住在一家连两星都评不上的街边旅馆,内心甭提多憋屈。

    当耶律齐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的时候,突然间他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地响起,打破了暗夜的宁静,耶律齐眉头狠狠一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缕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翻身坐起,拿过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是个不太熟悉的号码,耶律齐眉眼间的疑惑也呈现得淋漓尽致,他没有迟疑,很快就划过了接听键,嗓音低沉道,“喂,你哪位?”

    耶律齐话音刚落,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轻笑声,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都能让耶律齐直观地感受到此人所释放出来的深深恶意跟敌意。

    耶律齐俊脸表情有些紧绷,心下一沉,而后有些耐性告罄道,“你到底是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装神弄鬼,有意思吗?”

    耶律齐的质问终于奏效了,最起码电话那端的人不再诡笑,而是语带嘲讽道,“耶律齐,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吗?怎么现在却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你这功课……不及格啊。”

    一听来人这话,耶律齐脸色当即就变了,他直接掀开被子,猛地从床上跳下来,不断地在房间里踱步,略微沉默了小半晌,很快,耶律齐就挑眉道,“你是褚玉墨?”

    话刚说完,耶律齐又用力地摇了摇头,而后再度改口道,“不对,你不是褚玉墨,你是龙无涯,你已经回来了吗?你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你,立刻,马上,就是现在。”

    耶律齐说这话的时候,俊脸表情一度有些凝重,尽管他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能让人察觉到他的紧张,谁也不知道耶律齐到底是因为什么非要见龙无涯,反正此刻的耶律齐早就没有先前面对北辰玄玥时的云淡风轻,整个人都有些焦灼。

    其实不能怪耶律齐‘迟钝’,主要是因为龙无涯已经事先处理过自己的嗓音,就他那雌雄难辨的金属音色,耶律齐能第一时间成功识别才是……活见鬼。

    但经龙无涯的点拨,耶律齐就猜出了跟他通话的人的真实身份,毕竟能够让他‘坐卧不安’的也只有龙无涯了。

    耳边听着耶律齐那未加掩饰的紧迫话语,龙无涯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那高大的身躯陷进柔软的沙发椅里,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则是交叠着搁在身前的长形方桌上,眸光微微闪烁,略微思索了一下,龙无涯左手摩挲着下巴,如此跟表情愈加严肃的耶律齐说道,“抱歉,我只是先跟你打个招呼而已,并不代表我就愿意见你了。”

    龙无涯这话无疑就是拒绝,耶律齐听得眉头直皱,脸色越发阴沉,垂落在身侧的左手更是寸寸收紧,显然被龙无涯激怒了。

    耶律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想了想,而后就再度追问起龙无涯来,“你到底怎样才肯见我?”

    耶律齐还是不死心,要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龙无涯了。

    龙无涯一听耶律齐这话,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心情貌似很不错,跟龙无涯的愉悦相比,耶律齐那张脸早就漆黑如锅底了,如果这会儿龙无涯就在耶律齐跟前,相信我,耶律齐一定会直接开揍的,谁让龙无涯这厮忒过分呢?

    眼看耶律齐就要情绪失控地冲电话那端的龙无涯大吼大叫,后者终于收敛了自身言行,没有继续作死,龙无涯从椅子上起身,径直朝着落地窗走去,他单手插兜,鹰隼微眯地看着被黑暗笼罩的城市,而后薄唇轻启道,“耶律齐,你若这么想见我,就让我看到你的诚意,你应该知道我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龙无涯显然是话里有话。

    耶律齐眉头狠狠地皱了皱,双眸之中的阴翳更是满溢,很显然,此刻耶律齐情绪也不太稳定,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而是在不断地权衡,龙无涯也没有再出言催促,他知道耶律齐还没有下定决心,毕竟此事牵扯到方方面面,甚至有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紧迫感,所以耶律齐也不可能当下就拍板。

    两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很是压抑,沉默之中更是疯狂滋长着某些只会让人心跟着不安的负面情绪,好在最终耶律齐打破了这越发诡异的沉默,他伸手按捺着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如此跟电话对面的龙无涯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要给我时间,你也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好办,你若一点耐心都没有,恐怕……”

    耶律齐没有继续往下说,但眉眼之间的凝重却彰显着龙无涯嘱托之事的棘手程度直逼五颗星。

    耶律齐话音刚落,电话对面的龙无涯就黑眸精光乍现道,“我可以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但你最好别无故拖延,更不要跟我耍花招,耶律齐,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若是让我发现苗头不对,那么你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龙无涯想了想,最终答应给耶律齐半个月的宽限期,但他也没忘记好好地敲打龙无涯一番,免得某人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搞些不入流的小伎俩‘膈应’他。

    面对龙无涯的警告,耶律齐冷笑两声道,“你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干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会履行义务,我同样也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

    闻言,龙无涯只是轻嗤道,“只要你守信,我就不会毁诺,你若是小人,就别怪我不君子了。”

    两人之间的对话越发剑拔弩张起来,一点都没有‘新结盟’的和xie谐跟喜悦。

    既然已经谈妥了正事,耶律齐脑海思维高速运转,想了想,而后又话锋一转,再度跟龙无涯提到了沐辰溪的事。

    “你可知道沐辰溪回津南的事?”

    耶律齐说起沐辰溪的时候,目光格外隐晦,显然是在担心着什么。

    耶律齐的出声打断了龙无涯的出神,龙无涯手指轻轻叩击着明亮的玻璃窗,思绪百转千回之后,就如此跟电话对面的耶律齐说道,“我有所耳闻,但还没有见过他,怎么?你已经跟他打过照面了?他现在状态如何?嗯?”

    说起沐辰溪的时候,龙无涯也没有隐藏他的幸灾乐祸,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耶律齐都可以感觉到龙无涯的兴高采烈、

    耶律齐嘴角各种抽搐,他不是不清楚龙无涯对沐辰溪的怨愤跟嫉恨,只是没想到时隔多年,龙无涯居然还没有放下。

    就在耶律齐思绪不免有些发散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龙无涯那略显不耐烦的催促声,“耶律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赶紧说啊。”

    这下轮到龙无涯追问耶律齐了,毕竟在这个位面,他还不曾见过沐辰溪那个万年死对头。

    龙无涯的低吼终于让耶律齐醒过神来,耶律齐眉头直皱道,“我也还没有见过他,只是听很多人提起,以为你知道,就顺口一问罢了。”

    耶律齐的回答让龙无涯很是失望,从他那陡然阴沉了不少的面容就可见一斑了。

    不过很快龙无涯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后就跟电话对面的耶律齐说道,“无妨,来日方长,既然他已经离开了烂珂之境,便不会始终隐而不出,我等着他,有些账,也该好好算算了。”

    说这话的时候,龙无涯拳头更是捏得咯吱响,眉眼之间的狠厉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一听龙无涯这话,耶律齐眸光微微闪烁,思绪百转千回之后,耶律齐再度语出惊人道,“龙无涯,你可曾想过联合墨斐?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位邪祟老祖不是一向都看不惯沐辰溪吗?若是可以说服墨斐,你的赢面不就更大了?”

    耶律齐直接将话题转移到墨斐身上,就是想撺掇龙无涯跟墨斐组成新搭档,再组团对付沐辰溪。

    耶律齐话音刚落,龙无涯就冷哼道,“耶律齐,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吗?你让我联络墨斐,不就是希望我给你们当马前卒……想算计我,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龙无涯当下就恼火了,谁让耶律齐如此这般的忽悠自己呢?

    一听龙无涯这话,耶律齐就知道对方是曲解了他的意思,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而后再度出言安抚起面色阴沉的龙无涯来,“你误会了,我不是让你去送死,我只是提醒你,墨斐手里有血刃,如果你可以搞定墨斐,那么到时候沐辰溪恐怕就在劫难逃了。”

    耶律齐狠狠地咬了咬牙,索性将血刃的事情都主动透露给龙无涯,就是想说服龙无涯。

    如果龙无涯真的跟墨斐联手,那么将来局面一定也会对他们北辰一族有利,既然是一件双赢的事,耶律齐当然要想方设法地促成,他也就不在乎再给龙无涯一点‘甜头’了,毕竟想让马儿跑,总是要给马儿吃点好草才行哇。

    原本龙无涯还憋着一肚子的火,这会儿一听到血刃,他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连带着捏着手机的指关节更是因为太过于用力,而呈现出一抹不太正常的青白色。

    龙无涯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应耶律齐的话,只是皱着眉头,琢磨着一些过往的旧事,就在这时,龙无涯听到了门铃声响起,漆黑如墨的眸子当即就闪过了一缕暗芒,他赶忙跟电话那端的耶律齐说道,“我晚些时候再联络你。”

    撂下这话,龙无涯都没等耶律齐回应,就直接掐断了电话。

    耶律齐脸色一变再变,当即就低啐了一句什么,心情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耶律齐自然也听见了龙无涯那边的门铃声,只不过这会儿耶律齐也不知道,龙无涯究竟又在接待什么不速之客,而且还是……深夜的访客。

    耶律齐不是没有回拨龙无涯电话,但却悲催地发现,某人已经将手机关了机,所以耶律齐也毫无他法可想了。

    耶律齐有些烦躁地跺了跺脚,他将手机直接往床上一丢,而后就神情焦灼地在房间里面来来回回地踱步,脑海思维则是高速运转,龙无涯的出现又给原本的局势增添了不少的变数,这一点,耶律齐也是心知肚明的。

    就在耶律齐各种头脑风暴的时候,苏君琰终于回到了盛世集团,但他抵达的时候,容逸不在,苏君琰不免也有些恼火,毕竟事先联络他的就是容逸,让他半夜来盛世集团的还是容逸,可偏生他到了,容逸这个邀约人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心情本就不佳的苏君琰当即就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容逸,再数落下某人的不守时,可苏君琰还没拨出这通电话,就先接到了丰子睿的电话。

    看到丰子睿名字的时候,苏君琰眉头也快打成死结了,这会儿,丰子睿突然联络自己,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事。

    苏君琰原本是打算直接挂电话的,但转念一想,他还是没有这么干。

    苏君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就直接划过接听键,他面无表情地跟电话那边的丰子睿说道,“夕照帝大半夜不睡觉,扰人清梦又是为了什么?”

    苏君琰说话的语气不是一星半点的冲,但丰子睿并没有因此流露出任何类似愠怒的表情,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轻扯薄唇道,“尊逸王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吗?月黑风高夜,杀sha人越yue货时,城西竹子岭正上演着一场精彩夺目的好戏,你难道不想看看吗?”

    丰子睿明显就是话里有话,而且他直接给出了一个精确的位置,就是希望苏君琰能够即刻前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